哈尔滨失守是偶然吗?
 

哈尔滨失守是偶然吗?

发布时间:2020-05-04 12:14:36
 
每经记者:吴林静 每经编辑:刘艳美 因为出现“聚集性疫情反弹”,冰城哈尔滨近期备受关注。 时间回溯到4月9日。1例新增本土确诊病例,打破了当地自2月23日起保持的本土“零新增”记录。截至4月17日,哈尔滨近期已有本土确诊33例,无症状感染者20例。 4月9日 确诊1例,无症状感染者3例 4月10日 确诊1例 4月11日 确诊2例 4月12日 确诊7例,无症状感染者3例 4月14日 确诊8例(其中2名由无症状感染者转化) 4月15日 确诊4例,无症状感染者11例 4月16日 确诊3例,无症状感染者4例 4月17日 确诊7例,无症状感染者1例 总结黑龙江卫健委公布的轨迹,这是由境外输入关联本地病例、继而引发聚集性病例的疫情,甚至还传到隔壁省辽宁去了。 对此,黑龙江对哈尔滨采取了诸多措施,比如对哈市进行约谈,提出严厉批评;比如第二次成立防控指导组,靠前“督战”;再比如启动问责追责机制,对包括副市长、新上任的卫健委主任在内的18名相关责任人进行集中处理。 可以肯定的是,这波疫情将打乱哈尔滨乃至黑龙江复工复产的步伐。而何时恢复,还未可知。 哈尔滨 图片来源:摄图网 1. “问题常起于毫末,祸患常积于忽微。哈尔滨出现的聚集性疫情,暴露出了防控漏洞和短板。”《黑龙江日报》4月17日的评论文章写道。 哪些漏洞和短板? 4月15日,黑龙江省疫情防控指挥部约谈哈尔滨市防控指挥部主要负责人。省长王文涛指出—— 哈尔滨要坚决堵住小区、村屯管控漏洞,切实管住小区门、村屯门,增强市民“少出门、不聚集、戴口罩、勤洗手”的常态化防控意识,纠正小区、村屯管理形同虚设问题,特别要管住聚集聚餐等行为。 要堵塞发热门诊、诊所药店管理漏洞,真正发挥“哨点”作用,做到“四早”。 要加强流行病学调査,与时间赛跑,加快追踪溯源,及时切断传染源,尽快阻断传播扩散途径。 要做好医院防护,防止院内交叉感染。 约谈前一天,黑龙江已向哈尔滨连发连发提示函、警示函,要求该市落实属地责任,及时纠治疫情防控中的各类形式主义问题。 可以说,社区不盯防、医院没守住、流调不及时,整个城市的防控体系就失灵了,形同虚设。 4月17日,黑龙江披露对哈尔滨的追责问责结果。 18人中,除哈尔滨市副市长、市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副总指挥陈远飞,哈尔滨市卫健委党委书记、主任丁凤姝外,涉及社区工作的有2人,包括副区长和街道办主任;涉及医院管理的有14人,集中在三家医院,哈尔滨市胸科医院、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和哈尔滨医科大学,后面两家医院相继发生多人院内感染。 2. 如果说,医院、社区这两条线主要属于“内防反弹”管控不力。追溯哈尔滨这次疫情源头,一开始则是“外防输入”管控不力。 此前,哈尔滨市政府秘书长方政辉曾在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说:“哈尔滨作为一个国际性的城市,对外交往人员往来密切,境外返回人员也很多,这一个时期以来已经超过了13000人次,这个给我们的防输入带来了极大的压力。” 如何看待1.3万人次这个数字?我们不妨对比一下拥有中国最大入境口岸的上海。 上海海关此前透露,“疫情初期航班密集,每天大约有14000名旅客入境”。另据上海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节目统计,(3月26日之后)上海入境人数预计从每日万人降至每周8000人左右。 截至目前,上海无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只有1例境外输入性病例的关联病例,已经治愈出院。 针对所有入境人员,黑龙江全省执行6个100%“闭环管控”,即对运输工具100%登临检疫,对入境人员100%验核健康申明卡、100%体温监测、100%流行病学调查、100%采样检测、100%集中隔离。 “细节决定成败。”虽然政策很全面,但具体环节的执行到位才是关键。 3.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,“黑龙江成立省委赴哈尔滨疫情防控指导组”,不是第一次;在哈尔滨启动追责问责机制,也不是第一次。 2月19日,就在全国多数省份疫情防控情况积极向好之际,哈尔滨宣布对4个主城区实施一体化管理,封闭与其他区县(市)所有出入口。 数据显示,该市当时形势十分严峻,仅上述4个区确诊数就占全省四分之一。而且当时全市确诊的140例中,因聚集发病占近8成,而且随着复工、返哈人员流入,疫情防控难度持续加大。 其时,因防控领导不力,造成疫情扩散,香坊区区长赵罡、五常市市长于军被免职。 《黑龙江日报》2月7日曾发表快评:“家庭聚餐是近期我省确诊病例疑似病例较快增长的主因”。文章最后用几乎是“歇斯底里”的语气呼吁:“不要聚餐!不要聚餐!!不要聚餐!!!” 整体防控指挥同样放松了紧绷的神经。王文涛在约谈时指出,哈尔滨市指挥部对疫情防控重要性及严峻形势认识不足,没有切实履行好属地责任、主体责任、主管责任,存在麻痹思想、厌战情绪和侥幸心理,充分暴露管控措施不落实。 4. “ 哈尔滨发生了聚集性疫情反弹,使我省的疫情防控工作陷入了非常被动的局面,使哈尔滨及全省经济社会发展蒙受了多方面的损失,给全国疫情防控大局造成严重影响。问题严重、后果恶劣。”4月18日,《黑龙江日报》评论文章称。 最近几年,哈尔滨经济发展并不可观。经过第四次经济普查,哈尔滨2018年GDP被调减至5010.1亿元,2019年GDP为5249.4亿元,仅增长4.4%,在东北四个副省级城市中经济规模垫底。不仅如此,2018年哈尔滨人均GDP仅为5.7万元,是全国最低的省会城市。 3月疫情平稳之际,哈尔滨迅速开复工,希望项目建设能按下快进键。 据当地媒体报道,4月1日,哈尔滨提前开复工省百大项目49个,集中开复工市重点产业项目96个。今年的计划是,哈尔滨市纳入省百大项目111个,总投资3835亿元,年度计划投资601亿元;推进实施的市重点产业项目290个,总投资3632亿元,年度计划投资409亿元。 然而,由于疫情反弹,哈尔滨经济社会秩序的恢复节奏无疑还将继续受影响。 当地原定4月17日初中毕业学年开学向后推迟,视疫情变化情况另行通知开学时间;已于4月7日开学的高中毕业年级继续上课。 4月14日,“哈尔滨封城”的消息在网上流传。15日上午,哈尔滨市市长热线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,该市目前依旧处于疫情防控期,严格按照此前的防控要求进行相应管制,尚未接到解除管控、恢复正常秩序的通知,“我们一直没有‘解禁’,也从未接到‘封城’通知”。 每日经济新闻